胡律师:13306647218

伯尔尼公约保护什么的权利?保护作品完整权是个什么权?

时间:2021-07-07 16:21:54

以案释法保护作品完整权是个什么权?

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结了《鬼吹灯》小说作者天下霸唱诉《九层妖塔》电影所有人侵犯其作品完整权案。

电影《九层妖塔》是在小说《鬼吹灯》作者授权下改编的,但在法庭上被小说作者指控侵权。原因主要围绕着一个“保护作品完整性的权利”。今天,我们将讨论作品完整性的保护和侵权判定的标准。

案情简介

以案释法保护作品完整权是个什么权?

《鬼吹灯》是天下霸唱创作的以盗墓、冒险为主要内容的系列小说。这部小说凭借其奇异的故事和激动人心的冒险获得了许多书。

以案释法保护作品完整权是个什么权?

近年来,在IP改编的火热浪潮中,这一系列小说中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也被搬上了大银幕,电影《九层妖塔》也被改编。

然而,影片上映后不久,小说原作者天下霸唱将影片所有人告上法庭,认为影片的故事情节、人物设定、故事背景与小说相差甚远,构成对小说的严重歪曲篡改,侵犯了其保护作品完整性的权利。要求停止传播,公开道歉,消除影响,赔偿精神损失费100万元。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定电影《九层妖塔》构成对小说《鬼吹灯》的歪曲、篡改,侵犯了原作者天下霸唱保护作品完整的权利,责令被告停止传播涉案电影,发表道歉声明,向天下霸唱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赔偿其精神损失费5万元。

法律分析

保护作品完整权是什么?

我们常说版权其实包含17项权利,可以分为著作权人身权著作财产权

权利人可以转让或者许可作品的财产权,获得财产利益;作品的人身权被视为作者本人专有,一般不具有财产属性。

保护作品完整权即是典型的著作人身权,而所谓的改编、摄制,则是著作财产权的范畴。

我国《著作权法》规定“保护作品完整的权利是保护作品不被歪曲、篡改的权利”。

我国关于保护完成作品权利的《著作权法》规定来源于《伯尔尼公约》,公约中明确使用了“损害作者名誉”一词。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规定,作品完整权是指作者享有的保护作品完整,禁止他人歪曲、篡改作品的权利。

根据《伯尔尼公约》的规定,“保护作者名誉”应当作为保护作品完整权的重要要件,因此在判断侵权时需要考虑对作者名誉的损害。

二审法院通过详细分析指出,《公约》的规定只是最低限度的保护标准,目的在于协调版权主义和作者权利主义国家之间的差异。我国著作权法遵循着作者权利的国家立法传统,应当采取更高的保护标准,不应受到损害作者名誉的限制。

好了,这个问题的介绍就到这里吧。但边肖认为,相关学术讨论不会因为本案终审判决的确定而终止,由本案引发的学术论文大浪潮正在逼近.

经过授权改编为电影,还会侵害保护作品完整权吗?

有人可能会问,既然买了版权,就有改编的自由。此时,原作者不应主张侵权。真的是这样吗?让我们在法律中找到答案。

《著作权法实施条例》著作权人许可他人将其作品摄制成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视为已同意对其作品进行必要的改动,但是这种改动不得歪曲篡改原作品。法规

电影是一种视觉艺术,有其自身的创作规律和特点,因此在电影创作中有必要改变原著小说。

然而,这种变化并不是无国界的。“不歪曲、不篡改原著”是电影改编依法应遵守的边界和底线。从这个角度来看,六岁的老师呼吁“改编不是胡乱编”是有道理的。

本案电影以外星文明为整体背景,将男女主人公设定为具有一定特殊功能的外星后裔,与原著中作者的基本设定完全不同,从本质上改变了原著中作者的思想、观念和情感。这一变化超出了法律允许的电影改编范围。为此,二审法院

也会有这样的声音。是否应该限制保护作品完整性的权利,以鼓励电影改编的顺利开展?

如前所述,保护作品完整性的权利是人身权,而编辑权是财产权。前者保护个人利益,后者保护财产利益,因此编辑权不能涵盖作品完整性保护权所保护的利益。由此可见,侵权作品是否具有改编权,并不影响通过保护作品的完整性来保护作者的人身权。因此,我们没有理由要求作者放弃维权,默默承受精神上的痛苦。

五万赔偿金是不是少了点?

首先要注意的是,本案中的5万元是“精神损害抚慰金”,不是“损失费”。这两者是有根本区别的。

前者是弥补人身权益的损害,后者是补偿财产权益的损害。

本文开头提到,天下霸唱的起诉权是基于保护作品完整性的人身权,电影所有人使用小说内容获得了作者的许可并支付了对价。换句话说,电影权利人享有编辑作品的合法权利。

本案中,二审法院判令电影所有人赔偿天下霸唱5万元,并不是因为电影未经天下霸唱允许使用了小说内容,也与“抄袭”、“抄袭”等侵权行为无关。

就是因为电影对小说内容的改动超出了法律允许的限度,对小说作者的精神利益造成了一定的损害。这只是消除和弥补作者精神损害的方法之一。

边肖认为,如果未经许可将天下霸唱的小说改编成电影,作者完全可以提交《鬼吹灯》小说受欢迎程度和许可费的证据,以寻求更高的产权损害赔偿。

其次,精神损害抚慰金不是个人权益受到损害后首要的、必然的救济手段。

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是比较常见的承担侵害人身权益责任的方式。

正常情况下,前述措施基本可以弥补被侵权人遭受的精神损害。只有造成“严重”精神损害时,被侵权人才能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也明确规定“侵害作品或者表演者人身权利造成严重精神损害,适用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仍不足以抚慰的,可以责令被告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

本案中,二审法院认定侵权成立后,责令电影所有人停止传播涉案电影,并发表道歉声明,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天下霸唱因侵权而遭受的精神损害。即便如此,考虑到侵权情节、影片传播范围等因素,法院仍认为天下霸唱遭受的精神损害尚未完全消除或弥补,故在此基础上判令影片权利人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这是对天下霸唱所受损害的进一步救济。

法官提示

在电影改编中,忠诚派和自由派之间一直存在争议。前者主张电影改编要忠实于原著,后者则认为原著只是未经加工的原材料,因此没有必要将电影改编局限于忠实的原材料。两者没有区别。无论哪种方式,都有可能创造出优秀的电影。

从法律的角度来看,任何权利都是有边界的,编辑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性的权利也是如此。电影权利人行使权利时,不得侵犯原作者保护作品完整的权利,原作者不得以保护作品完整为由阻挠电影权利人合法改编。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供稿

编辑: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