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伯尔尼的保护对象是什么,网络图片版权保护问题的三个主要方面

时间:2021-07-08 02:58:50

网络图片版权保护问题的三个主要方面

随着图片的网络化、数字化,网络图片的版权问题应运而生,网络技术的飞速发展给网络图片的版权保护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和挑战。版权确认、交易和救济是网络图片版权保护的三个主要方面。

版权确权保护

网络图片按创意来源划分,包括原创图片和加工图片;按视觉效果划分,包括动态图和静态图;根据图片内容,包括动画和视频图片;等等。根据《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作品必须是原创的、可复制的、合法的,才有独立的著作权。一般来说,网络图片只要不包含非法内容,被复制传播后能够被他人理解和感知,就具有可复制性和合法性。因此,网络图片版权的关键在于其内容是否达到法律要求的原创性。

《伯尔尼公约》,我国于1992年加入,列举了图片著作权的保护对象,包括艺术图纸、摄影图纸、设计图纸、示意图和地图等。传统图片的数字化表达必然受到公约和中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此外,根据内容,网络上流行的图片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网络动画的原创图片。这类图片属于作者自主创作,达到了较高的创作水平,并且可以复制和合法传播,因此构成了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具有完整的著作权。二、网络视频截图。比如剧照,有选择地截取影视剧和网络视频中的画面,按照一定的方法进行排列、组合或串联。如果选择或编排过程本身能达到相当程度的独创性,那就构成了新的汇编作品。但是,汇编作品必须经原权利人授权并支付一定费用。第三,网络素材处理图片。经原权利人同意,对这类图片进行动画处理或添加文字、符号,使处理后的图片形成新的独特表达,与基础图片明显不同,构成著作权法上的演绎作品。演绎作品的版权只覆盖被加工的图片,需要原版权人付费,不妨碍他人继续加工演绎作品。

由于网络图片制作、编辑和处理技术的发展和普及,普通人更容易创作网络图片。然而,目前确认网络图片版权的方法只能通过附加版权声明或数字水印来实现。然而,依靠用户的意识或者用容易擦除的水印进行标记,根本不足以实现版权保护。再加上P2P(Peer to Peer)和云存储等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应用,版权所有者根本无法控制其作品的复制和传播过程。为了克服传统版权保护方式的不足,欧美国家已经开始探索利用区块链技术来保护数字版权。例如,德国利用区块链技术对知识产权进行版权确认和保护,利用区块链为作者创建所有权登记,并跟踪作品的传播和使用。虽然依靠技术支持可以实现对版权确认的全方位保护,但由于版权交易保护的缺失和侵权救济的难度,可能仅对权利人而言实际意义不大。因此,构建完整的版权保护机制是根本出路。

版权交易保护

网络图片的版权价值是以其交易价值为基础的,因此交易保护是版权保护的核心环节。加强版权交易保护,需要建立统一的版权交易集体管理组织。在这方面,我们可以效仿现有的音乐版权协会、电影版权协会等。并成立了图片版权交易管理机构,主要代表作者进行统一谈判签约、许可、收费、分配利润、管理作品、参与国际合作。然而,这种基于传统版权制度的集体管理组织可能不适应数字网络版权。首先,传统著作权协会实行会员制,无法保护非会员权利人的作品。因此,应完善著作权集体管理的延伸体系,从以成员为中心向以著作权为中心的保护模式延伸。其次,传统的交易管理模式已经不能满足在线图片版权交易的需求,因此需要建立完善的数字版权交易平台(DEC)。比如英国建立的DEC版权集约化运营平台,拥有完整的数字版权交易功能,包括版权登记、版权评估、信息检索、电子合同、在线支付等一站式功能。三是探索建立更加多元化的版权交易方式,包括版权融资、版权质押等制度。

此外,近年来,网络上涌现出大量“孤儿作品)——,许多有价值的网络图片被广泛传播,但其权利主体却难以甚至不可能确定。因此,尽管许多商业用户意识到了版权保护,但由于无法确定权利主体,他们处于尴尬的境地。如果得不到授权和支付,必然会陷入非法侵权的商业风险,这显然违背了立法促进版权交易和利用的初衷。对此,欧盟将“孤儿作品”著作权纳入集体管理机制的做法可以借鉴,即采取集体组织事前授权、权利人确定后付费的保护模式。具体来说,法律推定集体组织有权授权使用“孤儿作品”,因此使用者必须向集体管理部门申请备案,并提前确定成本计算方法,一旦权利人出现,他们将按照确定的方案支付成本。这种方法考虑了各方的利益,有助于平衡版权的使用、传播和保护。

侵权救济保护

版权侵权主要发生在网络图片商业化过程中,包括直接侵权和间接侵权。直接侵权表现为未经权利人同意,擅自将媒体或者经营者提供的网络图片用于商业目的。侵权人销售或者有偿使用表情包图片,使用网络图片进行商业宣传、开发游戏人物或者其他衍生产品的,应当承担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偿损失的责任。间接侵权主要是指上传、存储、发布网络图片的服务商的侵权行为。比如微博、微信、优酷、百度等主动推送或被动查询在线图片,虽然不直接侵犯版权,但提供目录索引和存储链接的内容涉嫌侵权。间接侵权受“避风港原则”保护,即“通知-记下程序”规则:互联网服务提供者只有在发现或收到通知后不删除侵权内容,才承担间接侵权责任。作为“避风港原则”的例外,“红旗原则”认为,虽然有些网络图片不是运营商提供的,但只要这些网络图片像红旗一样明显存在盗版侵权行为,运营商就必须主动删除,否则无法在不通知的情况下拒绝承担责任。“避风港原则”和“红旗原则”最早是1998年在美国《数字版权法案》中规定的,后来在中国《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中被借鉴。

《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规定了著作权侵权的救济方式,以人民法院判决的实际损失、违法所得和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为基础。但在数字版权侵权中,实际损失确实难以认定,立法对“违法所得”缺乏具体的认定标准。50万元以下的惩罚性赔偿对网络版权侵权影响不大。对于部分图片用户来说,承担侵权赔偿比自己的投资和收益更划算,可能会选择继续提供侵权作品。因此,在网络版权侵权中采用传统的版权纠纷处理方式时,往往会陷入制止侵权的成本和损失高于侵权赔偿责任的悖论。因此,立法应提高网络作品的侵权成本,更切合实际地设定侵权赔偿标准。

(来源:学习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