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第戎带伯尔尼 坐什么车(第戎--意外的惊喜)

时间:2021-07-09 15:27:33

第戎——是法国东部一座我从未听说过的城市。2016年3月欧洲之行,我在一个黑暗的日子到达,第二天早上就要离开住处。在旅行行程中,它只被“法国小镇”取代。在我从瑞士伯尔尼去法国的路上,我听到导游说我晚上会呆在法国第戎,然后我就知道了“第戎”这个名字。我认为她在这次旅行中和其他路过的住宿地方一样平淡无奇,不能太在意。

晚上六点半,天完全黑了。当我们到达第戎时,公共汽车停在一家酒店前,我们在那里吃了晚饭。当你下车时,迎接你的是有轨电车、铁轨和一座古老的建筑,给人的印象是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地方,但有轨电车非常现代。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晚饭后,导游告诉我们,我们的酒店离这里不远,城市里的街道太窄,公共汽车进不去。于是我们在导游的带领下拖着行李箱来到了酒店。这时,我有闲暇在夜晚散步,观赏城市街道和建筑。渐渐地,我的心变得凝重起来。我发现街道两边的建筑都很古老,尤其是拐了个弯后,一座凯旋门突然跃入眼帘。——!这是一个有历史和故事的地方!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当我到达酒店并安排好住宿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我动员妻子出去散步,但幸运的是我们住在市中心。这种不经意的散步给我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当你走出酒店,你不仅会看到中世纪的街道,还会看到古老的建筑,然后是沧桑的教堂、钟楼和凯旋门。我对古老的街道感到兴奋,这些街道似乎很久以前就在漫画中出现过。走在这一夜的老街上,休尔觉得自己穿越到了中世纪,休尔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

古老、神秘而雄伟的教堂。欧洲有许多教堂。每个城市都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教堂,第戎也不例外。我们只在酒店里走了两个多小时,就遇到了四座教堂。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以下五张照片是在同一个教堂从不同角度拍摄的。回来后在网上搜了一下。这座教堂是第戎的主教堂。

我从教堂旁边的一条路上走过来,看到了它。当我第一次在黑暗的天空中看到它高大的身躯时,我想,这座教堂似乎挺大的。走近一看,心里咯噔一下,尤其是看到侧墙上的墙、柱、门等建筑配件被微弱的灯光照亮,心中的一些记忆似乎被唤醒了,隐约觉得这个教堂好像以前在什么电影里见过。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在这座教堂旁边,还有一座教堂。

第戎——意外的惊喜

中世纪的街道就像隐藏在夜晚的童话。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你能猜出下图中两个人的年龄吗,尤其是女士的年龄?

答案是,这是一对老夫妻,年龄在七十岁左右。从后面看那位女士婀娜多姿的身材,谁能想到会是一位老人。

第戎——意外的惊喜

下图中的大门与巴黎凯旋门非常相似,但规模要小得多。这个门被称为吉约门,是18世纪的凯旋门,以纪念11世纪的改革家吉约姆的名字命名。它的延伸方向是自由街,这是第戎最繁华的商业街。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旋转了两个多小时。由于第二天早上我们必须早起,我和妻子不情愿地回到了酒店。我们到达酒店时,已经快半夜了。

第二天早上5点40分,我们拿着酒店打包好的早餐,拉起行李箱,然后沿着昨晚来的路坐公交车,继续前往巴黎。

走出酒店大门,我看到马路对面有一个微型洒水车在清扫人行道。我停下来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这辆车的洒水喷头是可移动的。遇到弯道时,司机可以控制洒水喷头改变角度,清理汽车无法进入的死角。突然明白为什么欧洲城市这么干净整洁,甚至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除了优越的地理位置之外,更重要的是欧洲人对生活的热爱和精益求精的精神,以及不急不燥、不贪名利的平和心态。只有热爱生活的人才会以各种可能的方式考虑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只有心平气和,不急不燥,才能静下心来,发明一些可以改善生活细节的精妙工具和用具。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第戎——意外的惊喜

再见,第戎。再见,原来,简单,宁静,宁静的古城。

对第戎历史的简要考察(数据来源于网络,由我提炼整理)

法国东部城市第戎是勃艮第的首府和科多尔省的首府,也是该地区最大的城市。第戎作为一座城市,诞生于古罗马。

古代勃艮第人是日耳曼部落。公元前1世纪中叶,大量日耳曼人来到莱茵河,与罗马帝国不断发生军事冲突。经过长期的斗争,日耳曼部落的汪达尔人、勃艮第人和哥特人占领并定居在莱茵河以东、多瑙河以北和北海之间的广大地区。公元前1世纪末,罗马奴隶制共和国被帝国取代后,与其北部直接相邻的日耳曼部落被征服,最终被部分日耳曼人占领的莱茵河流域被纳入帝国版图,在罗马形成了33,354个日耳曼省。

公元395年,罗马帝国分裂为东西两个帝国。此后,随着西罗马帝国的衰落,日耳曼西哥特人与当地的奴隶和农民一起,进攻西罗马帝国,建立了西哥特王国。结果,大量日耳曼人涌入罗马帝国,其中包括一个来自德国东部的日耳曼人,他们占领了莱茵河流域的广大领土。建立了第一个勃艮第王国。公元436年,这个勃艮第王国被西罗马帝国连同匈奴一起摧毁。公元461年,勃艮第人在高卢南部建立了以里昂为中心的第二个勃艮第王国。公元533年,勃艮第王国被法兰克王国所灭,成为法兰克王国下的一个次王国。勃艮第公国成立于公元888年。

1915年,勃艮第公爵罗伯特一世选择第戎作为新建公国的首都。此时第戎开始崭露头角。

在14世纪和15世纪,这里有许多皇帝,创造了独立公国勃艮第独特的文化。

1477年第戎被法国路易Xi一世吞并后,它成为一个大都市,并继续繁荣。

18世纪,第戎兴盛,成为法国的学术中心。

1851年,第戎开始与铁路连接。现在的第戎是一个商业繁荣、工业发达的主要交通中心和商贸旅游城市。

埃菲尔铁塔的设计者,法国著名建筑师古斯塔夫埃菲尔,来自第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