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伯尔尼公约 保护的是什么!走进音乐课堂:音乐作品的著作权保护

时间:2021-07-10 17:29:35

去年,西城法院第四人民法院法官黄秋萍依托中法讲堂平台,为中国音乐学院学生进行“视听作品”讲座,受到高度评价,学生们越来越感受到知识产权相关知识对学习和职业发展的重要作用。近日,在世界知识产权日之际,黄法官受邀为中国音乐学院的学生们做了一场主题为“音乐作品版权保护”的生动讲座。走进音乐课堂:音乐作品的著作权保护

黄秋萍法官在开篇讲述了《我愿意平凡的陪在你身旁》案、五环路之歌案、乌苏里船歌案、《激情燃烧的岁月》集案四个知名案例,提出了音乐作品可能受到的侵权。然后结合2020年11月11日公布、2021年6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从音乐作品的概念、所有权的确定、共有权利的类型、侵权案件中的共同抗辩事由四个方面进行了详细阐述。现场有哪些干货?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01 音乐作品的概念

音乐作品是《保护文学和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指南》中指出的“有无文字的音乐”。在我国,新著作权法没有规定音乐作品的概念,但《著作权法实施条例》规定,音乐作品是指歌曲、交响乐等带有或者不带有可以演唱或者演奏的文字的作品。音乐作品不同于视听作品。音乐作品主要保护由连续音符组成的旋律,而视听作品主要保护连续画面。

02 音乐作品的权属及行使

一般来说,著作权属于作者,创作作品的自然人为作者。但也有法人作品,即由法人或非法人组织主持,代表法人或非法人组织的意志创作,法人或非法人组织承担的作品,视为作者。实践中,签署音乐作品的自然人、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为作者,作品中存在相应的权利,除非有相反的证明。

一部音乐作品可以汇集许多人的智慧。此时,如果合作作品可以单独使用,作者可以享有自己创作的著作权,但在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合作作品的全部著作权。合作作者应当协商行使音乐作品的著作权。协商不能达成一致且无正当理由的,任何一方不得阻止另一方行使除转让、许可他人专有使用和质押以外的其他权利,但收益应当合理分配给所有合作作者。比如两个人一起写了一首歌。写完歌后,其中一个不想在网上发布,但没有正当理由。根据法律规定,对方可以在网上发布。即使合著者不同意出版,最终的出版收入仍应分享。

03 音乐作品常用权利类型

著作权法是“根据被控制的行为界定专有权”,也就是说著作权法规定的权利是用来规范主体行为的。就像“栅栏”一样,首先要明确每项权利的范围和界限,然后确定被控制的行为是否“进入”相应的权利,以确定是否侵犯了相应的权利。权利的意义在于决定行为是否受到限制,即著作权法是否禁止用户这样做,以及如何承担法律责任。不同的权利可能承担不同的责任。作品人身权涉及道歉,财产权涉及经济补偿。

著作权法规定了17种著作权权利,音乐作品侵权纠纷中常见的权利类型主要包括以下几类:

复制权的主要特点是能够在有形的物质载体上复制作品;作品相对稳定且永久地“固定”在有形的物质载体上,形成作品的有形副本。在这里,应该区分“可以”和“已经”。比如即兴创作也可以产生音乐作品。

发行权,特点是向公众提供作品的原件或复印件;通过转让作品的有形物质载体的所有权来提供。比如唱音乐,录成CD卖,把乐谱组装出版成书让学生学习和演奏。

信息网络传播权,特点是通过互联网向公众提供作品;公众可以在当时获得作品

改编权有权利改变作品,创造具有独创性的新作品。需要注意的是,改编和再现的区别在于,两者虽然都包含了原著的基本表达,但前者也包含了改编作者的原创表达,也就是说,区别不是机械的音符或节奏,而是与原著不同的旋律。

表演权,即公开表演作品和以各种方式公开播放作品的权利。表演权是一种现场传播权,即观众、设备和表演者位于同一物理空间,是一种近距离传播权,主要包括机械表演和人文表演。前者需要用器械演奏,后者需要用表演者的身体作为媒介,如演奏、演唱等。

04 侵权抗辩理由——合理使用

《著作权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在下列情形下使用作品的,不得擅自向著作权人支付报酬,但应当写明作者姓名和作品名称,不得影响作品的正常使用,并合理损害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一)将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用于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二)为了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发表的作品;(三)为了报道新闻,不可避免地在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上转载或者引用已经发表的作品;(四)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发表或者播放其他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已经发表的时政、经济、宗教方面的文章,但著作权人声明不允许发表或者播放的除外;(五)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发表或者播放在公众集会上发表的演讲,但作者声明不允许发表或者播放的除外;(六)为教学、科研人员翻译、改编、编译、播放或者少量复制已经发表的作品,但不发表的;(七)国家机关为执行公务在合理范围内使用已经发表的作品;(八)图书馆、档案馆、纪念馆、博物馆、美术馆、文化馆等,为了展示或保存版本,复制图书馆收藏的作品;(九)免费表演已经发表的作品,不向公众收费,不向表演者支付报酬,不牟利。(十)对在公共场所设置或者展示的艺术作品进行临摹、绘画、摄影、录像;(十一)将中国公民、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以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出版的作品翻译成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作品在中国出版;(十二)以无障碍方式向阅读障碍者提供已发表的作品;(十三)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

合理使用是最复杂的抗辩事由,是作者专有权与社会公共利益的平衡。几乎每一个伟大的创造都需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过度的专有权不利于作品的传播和利用,阻碍进一步创作;但是,合理使用的泛滥会挫伤作者的积极性,不利于达到鼓励创作的目的。因此对合理使用有严格的限制,可以概括为:一是注明作者姓名和作品名称;二是不影响作品的正常使用;三是不得不合理损害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第四,在法律列举的范围内,不符合不能视为合理使用。

走进音乐课堂:音乐作品的著作权保护

黄秋萍法官围绕音乐学院学生最关心的版权问题,以知名案例为切入点,围绕“音乐作品”基本法律知识进行讲座,为学生的创作生涯“保驾护航”。同学们纷纷表示,在黄法官的指导下,未来的创作、使用和维权将会更有底气。—— END ——

| 供稿:高天 |

| 供图:高天 |

|编辑:潘心宇戴瑞迪|